地蛋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华夏基金绊住脚中信证券连失银行再融资大单

时间:2022-04-25 来源网站:地蛋财经网

华夏基金绊住脚 中信证券连失银行再融资大单

华夏基金绊住脚 中信证券连失银行再融资大单 更新时间:2010-6-16 0:05:56   6月10日,交行配股认购开始缴款,在6月21日前,投资者可以缴款以兑现认购权。

在6月8日的网上路演会上,除了交通银行高层外,联席保荐人瑞银证券、海通证券,联系主承销商中金公司、瑞信方正,副主承销商中信建投和华泰证券投行高层,均全体到场,以示对交行项目的重视。

本次交行A股配股募资总额预期为175亿元。规模基本与今年3月招行A股配股发行规模相当。在招行配股的上市公告中,其包括承销保荐费、律师费、会计师费用、路演推介费用、登记托管费用在内的发行费用共计8265.4万元。

“发行费用中承销保荐费用肯定要占大头。”一位投行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交行配股发行的市场环境不如招行配股时,销售难度增大,交行最终配股的发行费用有可能超过招行。

但有很多业内人士已经发现,分享交行配股蛋糕的投行,已经和起初的消息略有变化。

最早的消息称,交行为自己A股配股选择的投行是:中金、中信、瑞信方正、华泰、海通和瑞银。

“中信当时就是误传,其实当时入围的就是中信建投。”一位接近交行配股承销团的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但是另外一种说法同时也在业内流传:中信证券继痛失招行主保荐人之后,又因为旗下华夏基金持有股票的关系,再次失去交行配股大单。

同样被此问题困扰的,还有拥有海富通基金的海通证券,和南方基金第一大股东华泰证券。业内传言,华泰证券本来力争交行配股主承销商,但因为南方基金问题无法解决,只好屈居副主承销位置。

华夏基金绊脚,中信痛失交行大单

根据《基金法》现有规定,基金财产不得用于买卖与其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有控股关系的股东或者与其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有其他重大利害关系的公司发行的证券或者承销期内承销的证券。

“我们平时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一条。”一家拥有一中型基金公司的券商投行部门负责人惊讶的说,他表示,印象中此前从未因为这一条款影响到承销发行。

但是基金公司则对这一条款非常熟悉,“按照规定,我们应该回避股东承销的股票,我们一般不会介入。”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副总表示。

这一条款真正引起投行界侧目,发生在招行配股过程中。原本已经成功获得主承销商的中信证券、招商证券,均因旗下基金公司华夏和博时,持有大量招行股票,而被监管层质疑,最后不得不转任财务顾问和副主承销商。

业内流传的说法是,当时中信火线被换下后,由瑞银替补,与中金共担主承销重任。但实际上中信证券在承销过程中仍然做了大量工作,实际甚至超过瑞银。

中信证券相关人士拒绝证实中信证券在交行配股中是否曾几进几出。但是监管层突然重提基金法第59条之后,华夏基金的存在,显然已经成为中信证券投行争夺大单的一块绊脚石。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一季度末,华夏基金旗下12只基金,共持有交行股票5.96亿股,占到交行流通A股市值的3.73%。如果以各家基金公司为计算单位,华夏基金已经是交行第一大流通股股东。

“一方面,监管层根据有关法律,是可能会考虑到华夏基金持有这么多交行股票,如果中信去做主承销商,可能会强制华夏基金认购,有可能损害基金持有人利益。”一位投行界人士说,“另外一方面,交行肯定不愿意看到华夏基金全部卖出自己的股票,这么大的量,几乎可以砸盘了。”

和中信证券一样无奈的是华泰证券,南方基金持有1856万股交行股票,占交行A股流通市值的0.11%。

海富通为保位卖交行股票

业内传言,海通证券最后保住了联席主保荐人的位置,与其子公司海富通尽可能卖出了手中交行股票有关。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一季度末,海富通基金除了旗下被动基金——中证100指数投资基金还持有537万股交行股票外,其他没有任何交行股票。

海通证券董秘办拒绝证实,是否曾向海富通发函,或者用其他方式提出让其卖交行股票的要求。

“如果海富通真的应海通要求卖了股票,那才是股东和基金公司形成了关联交易。如果交行配股是一个好的投资机会,海富通基金就等于放弃了这笔收益,没有考虑投资人的利益。”前述大型基金公司副总表示。

他说,中信证券从来没有尝试过就相关问题和华夏基金沟通,也不会提出任何要求。

多位投行人士和基金人士都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基金法这一规定可能过于死板,以至于影响金融业发展壮大。

但这是一个中信证券无法回避的问题。国内大型IPO项目正在逐步减少,已上市的大公司会选择再融资作为主要扩充手段。而华夏基金接近3000万的管理规模,注定其很难回避任何一只大盘股票。这样,投行业务排名业内前三的中信证券将失去大部分配股项目。

中信证券相关人士表示,中信证券的基金管理业务是国内券商第一,投行业务也排名靠前。但是如果这一问题继续困扰,两者互相影响,公司很难做大做强。

据透露,因为华夏基金的问题,中信证券今年已经放弃了交通银行、兴业银行、南京银行三家银行再融资。

事实上银行融资一直是中信投行的优势所在。中信不但是目前唯一一家出任过工建中农交五大行主承销商的投行,而且还是南京银行上市的唯一保荐人。

目前业内最关心的则是中信是否会参与今年大行再融资的最后一块蛋糕——建行A+H配股的争夺。中信是建行A股IPO的保荐人之一。

欧易okex下载

买以太坊

比特币今日价格